优学途生涯规划研究院

谁说初中生没有职业理想

发表时间:2020-10-26 17:30

编者按 “长大后想做什么?”每个人在成长过程中,可能都会被频频问到这个问题。在不同的阶段,答案也不尽相同。到底从什么时候应该开始进行职业规划?很多家长和学生都认为,这是上大学以后的事情。在互联网时代,学生们接受信息的渠道更广,接触这个世界的时间也更早。相当多的专家学者认为,应该从高中阶段就进行职业规划,此举在一定程度上能缓解高考后“着急忙慌”填志愿的现象。你怎么看呢?你的职业理想是什么?为什么选择这个职业呢?

作为一个初三学生,我常会想象自己未来的职业,但尚处在不确定阶段。我总问妈妈:我将来能做什么?妈妈说:你喜欢阅读,可以从事文学方面的工作;而从事程序员工作的爸爸则告诉我:你一定要做程序员,程序员有未来呀。可是对程序员工作并不了解的我来说,想到要学各种算法和编程语言,就觉得好难。而我也有自己的想法:我对做研究很感兴趣,但是并不清楚将来做哪方面的研究。我很迷茫:将来会选择怎样的职业?我的同龄人是否和我一样,现在并没有确定的职业理想?

根据职业指导专家吉乌茨伯格的理论,14岁以上的青少年已进入职业的试探阶段,开始考虑需要、兴趣和能力,并在幻想、讨论及对课业选择和在学习中加以应用。在这段时间早早建立职业理想,能激发青少年强烈的学习动力,对其成长有着极大推进作用。但就当下在职业生涯方面的研究来看,大部分的研究对象以高中生和大学生为主,少有研究初中生职业理想现状的。

在暑假,我利用问卷星,对上海市和湖南省岳阳市的两所公办初中的初三学生进行网络调查,共收到上海的调查对象有效问卷178份,岳阳的有效问卷114份。我设计了38个问题,分成三个方面:学生职业理想与职业取向状况、家长对孩子职业生涯发展的认识和学生获得职业生涯教育的渠道。最后,我分析两个城市初三学生在职业理想和职业取向的异同,了解当下初中生的职业理想现状和地区差异情况,尝试提出帮助初中生探索职业理想的方法。

两地初中生在未来职业发展和思考方面差异不明显

随着我国整体社会经济的发展、互联网的发展等因素,两地初中生在未来职业发展和思考方面没有明显差异。调查结果显示,有明确职业目标的学生比例在20%-25%左右,目标不确定比例在70%左右,另外有7%-8%左右的学生没有考虑职业规划。

调查结果表明:上海学生更看重基于自身兴趣设想未来职业,上海学生选择自由型职业的占比高达47.8%;岳阳学生更看重学术,选择研究型占比最高,为36.8%。在某种程度上说明上海学生追求自我价值呈现,岳阳学生相对传统朴实,偏爱科研型职业。

调查显示,两地青少年认同教育的重要性,认为学业会影响未来职业选择,肯定了教育对个人未来的决定意义。在“学习会影响未来职业选择”这一项中,两地学生的认同比例都高于80%。90%以上的两地学生都希望有本科以上学历。岳阳希望博士以上学历的占比高达26.3%,这个也和岳阳学生较倾向于研究型职业相对应。

此外,就两地学生对职业作用的理解方面来看,体现个人价值与充实生活两个维度合计占比都在75%以上,说明当代学生整体是积极正向的,有着积极的人生观和价值观。岳阳的学生认为职业体现个人价值的比例高达59%,他们更加注重通过工作带来人生价值,希望被认可。而上海学生的选择则更加开放。

超七成两地初三学生不愿“子承父业”

调查结果显示,两地均有75%以上比例的学生不想从事父母当前的职业。这在一定程度说明随着社会与经济的发展,当下年轻人有着更多的职业选择和追求。

而上海家长对子女的职业期待偏向于孩子的兴趣发展。上海家长选择自由型职业占比最高,比例为35.4%。上海的父母首先会基于子女兴趣和能力进行职业推荐,其次考虑职业发展前景。从一定程度说明,随着经济生活水平的逐步提高,越来越多的上海家长希望子女未来从事自己所感兴趣的职业,对于孩子选择职业的态度更加开放和包容。

岳阳家长对子女的职业期待倾向于相对稳定的专业技能型,比例为40.4%,其次研究型占29.8%。岳阳的父母首先考虑工作稳定,其次考虑职业发展前景。我和父母探讨了这个问题,作为岳阳人的妈妈告诉我,岳阳的经济主体还是依赖大型国有企业和农林业。在这个基本没有外资企业的内陆城市,旱涝保收的企事业单位或者有技术含量的工作是人们的职业首选。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社会经济越发达,青少年越注重基于个人兴趣和能力去规划未来职业,关注通过职业获取个人成就感与他人的肯定。

学校是学生获得职业生涯教育的渠道

对职业的认识渠道,上海学生依次选择家人、新媒体、传统媒体,其次才是学校;岳阳学生依次选择新媒体、家人、传统媒体,其次才是学校。这说明,学校的职业生涯教育在两地学生职业的认识渠道中占比都处于次要位置,目前主要承担的是传授知识的职责,而家庭教育对青少年的职业理想有很大影响。

而两地认为有必要在初中高年级开设职业生涯规划课程的比例分别是68.2%和71.9%,这在某种程度上说明初中生对学校开展相关的职业生涯辅导有高期待。

从职业生涯课程的内容方面,学生对自我认识的提升与职业生涯规划这两方面的兴趣较高。学生们普遍希望学校组织各种各样的体验工作的活动,能够获得老师和家长的职业指导,还有学校能够组织各种讲座来了解各种职业。总体而言,初中高年级学生期待学校能够在职业生涯规划方面给予一定的指导。

帮助更多的初中生建立职业理想

我一直认为,上海是一线城市,在经济、文化、交通、医疗教育、城市发展等方面在全国遥遥领先,而岳阳是湖南省的地级城市,虽在省内比较发达,但无法和上海相提并论。在进行本调查之前,我非常深刻地体会到这两个城市的巨大差异,以为在初中生的职业选择方面也会有类似的差异。在我预先的设想中,上海学生相比岳阳学生,因为所处城市经济文化发达,接收信息的渠道更多,家庭条件普遍更好,应该会明显地更注重兴趣、有更高地需求层次,没想到,结果却有些出乎意料。

比如,对待“你选择未来职业的考虑因素”这个问题时,岳阳学生选择“个人兴趣和能力”的比例更大;当被问及“你对职业作用的理解”时,选择“为了生存”的上海学生占17.98%,而在岳阳学生中这个数字仅为5.26%;同时,岳阳学生从新媒体渠道了解职业的比例也更大,高达68.4%,上海学生通过新媒体了解职业的比例为59%。这几个数字彻底打破了我的预设,我不得不调整调查方向,也让我开始思考:一线城市和三线城市的学生,在职业理想上体现出来的观念和想法,为什么会是这样的呢?

我想,互联网是一个重要因素。互联网时代的到来,信息分享,把地球变小了。不过,互联网普及带来的信息平等,并不能完全抹平地区间资源的不均。一根网线,就能无缝衔接摩天大楼和大山深处吗?我们,上海和岳阳的学生,以及相对更远处的孩子们,其实都是既得利益者,我们应该思考,如何让远处的同龄人,和我们一样幸运。

为此,我建议如下:

第一,加强学校的指导作用。

通过调查,我发现学校在职业规划方面并没有发挥应有的职能。考虑到近几年在初中开设职业规划课程的可行性,并结合调查结果,我建议,学校要把社团、拓展课和心理课等课程利用起来:扩展自选课程的广度和多样性,为学生们提供找到真正兴趣所在的机会;在心理课中增加认识自我的部分,通过有趣的问卷、提问、交流,引导学生们发现自己的个性、优点、爱好。由此,可以较大程度发挥学校的作用。

第二,学校最大化用活家长的资源。

可别小瞧了家长们,其实,从事多样化职业的家长群体可以提供的资源可真不少:在某一领域有所长的家长可以走进校园,为孩子们分享该方面的职业知识和经验;在班级个体的社会实践活动中,家长们也可以帮忙联系,提供参观机会,让孩子们走近不同的职业:研发前线、法院、互联网企业、福利机构,等等,为孩子们的职业理想提供真实场景。家校合作携手,为职业理想保驾护航,提供真实体验的机会。

第三,家庭个体应注意对孩子职业理想的培养。

通过调查,我发现家庭是青少年职业理想的重要影响因素。在初中阶段,家长们应注意发展爱好、启发思考两方面。其一是要帮助孩子发展爱好,尊重、鼓励孩子选择感兴趣的学科、活动,深入地参与、研究;其二是要引导孩子对理想有一个初步思考,有目标才能走得长远。

联系地址:四川省成都市科华北路世外桃源广场四川大学国际学术交流中心           联系电话:028--85350128    13308068778 联系邮箱:uxuetu@sina.com                      联系QQ:82963906